情感圣地

往事不堪回首,敬岁月一杯酒。

悲伤汇成一片夏日的海

Chapter 1距林薄年离开已一年。这一年,宋绛绿延着薄年曾走过的足迹,去他去过的地方,看他看过的风景,无非只想自欺欺人,自己也曾经走近他。有时午夜梦回,在陌生旅馆绛绿会突然忘记自己身在何地,只记起薄年微微蹙眉的脸,然后想起他已经离开的事实,眼泪碎裂成行。

有时在人潮汹涌的街头,绛绿看到穿格纹衬衫的挺拔男子,都会傻傻追过去,结果无非空欢喜一场。绛绿去薄年曾介绍她说风景优美的沙滩,海潮一拨波覆盖上脚背,冰凉彻骨,一如绛绿与薄年的感情。初遇林薄年是在夏日阵雨时候。屋外的雨势像是把整个天地间都笼上了一层结界。这时有短促的敲门声。绛绿一直记得开门的瞬间,看到被雨淋湿的薄生,温和的笑,面带疏离。他清淡的问一句,宋老师在家么?绛绿侧过身子让他进屋。

她突然觉得自己的面孔开始微微发烫。父亲从内屋出来。笑着递给薄生毛巾,嘱咐他小心感冒。绛绿一直站在门口,手绞着裙子,直到父亲开口,绛绿,这是我常向你提起的薄年。林薄年,这个在他们家饭桌上出现频率最多的名字。父亲每每提到他时,总是赞叹几年都没带过一个比他还出众的研究生了。随后变恨铁不成钢的数落绛绿与苏城一番,人家是从农村出来,家境不好,成绩各方面却是响当当。绛绿对上他的眼,已没了方才的慌乱,径直走过去,糯糯的说一声,你好,常听父亲提起你。那天,薄年原本是向宋父来请教题目,天黑时才起身离开。

绛绿像是惶恐的孩子躲在窗户后面一窥究竟。她看着薄年被暮色笼罩着的背影,胸腔里似乎溢满了欢乐。谁都会在16、7岁时幻想有白马王子,但你可能无法说出他具体是怎样,只有在万千人中遇见了,才会恍然明白。绛绿知道,她等了许久的爱终于出现。薄年出现的时候天总是阴着脸下着雨。后来那一次见他,是在学校走廊。绛绿厥着嘴巴,看着外面瓢泼而下的雨势,知道一时半会是回不去了。张望间看到薄年自走廊那头走过来,冲她微微颔首。

然后是伴随着雨声简短的对白。薄年说,没伞么。师傅特地叫我帮你送来。绛绿耸耸肩。薄年递过手上的伞,你拿去用。她在潮湿的空气里对他微笑,脸上的酡红色蔓延到颈部,像是一个失语者,不知如何开口。直到薄生一头扎进雨幕里,背影逐渐被雨氤氲。这一幕,以后很多年一直出现在绛绿的梦里。她想,是不是所有一切都已注定,她与林薄年只能殊途。若当初,自己同他合撑一把伞会不会结局就会不同?绛绿蹲在沙滩上,望着远处碧蓝海岸线,终知,一切正如许苏城所说:林薄年,已从你的生活中草草退场。过往不可重拾。

生活依旧要继续。兜兜转转,宋绛绿终于回到A城。Chapter 2绛绿抵达A城,已是午夜1点。机场明亮的灯光,如同一只困兽张着嘴露出森白的牙齿。行色疲惫的人,匆忙的来去。绛绿拿着行李,看到站在出口处最显眼位置的许苏城。他较一年前更成熟,清俊瘦削的脸,挺直鼻梁,薄嘴唇,有男人与男孩相结合的气质。他冲绛绿挥手,明媚笑容爬上脸蛋。站在眼前的绛绿风尘仆仆。她比一年前更瘦,刘海散乱的盖在脸上,空荡荡的罩一件烟灰色毛衣,横生出伶仃美。苏城接过她手上的行李,绛绿仰起头,拍拍他的脑袋,喊一声弟弟。

苏城撇嘴。苏城是父亲好友的孩子。因着两家是世家,自小,苏城与绛绿就玩在一起。他说,绛绿,我等你很久,带你回家,叔叔很担心你呢。绛绿眯起眼睛笑,把手伸入裤袋,后仰着脑袋,深吸一口气,终于还是回来了。天真快乐的样子。不同一年前的哭天喊地,已尽量敛起情绪,但不经意间,眉眼深处闪过攒聚的悲痛。然后大踏步往出口走去,留下苏城在身后。他记得,幼年时,第一次见她。她变也是这般潇洒的模样,冲他做鬼脸,拍他的头,喊他弟弟。以后的很多年,他都甘愿跟在她身后。只是那么潇洒宋绛绿,在遇见林薄生后全面瓦解。有一年生日,绛绿只邀请了薄年一人,直到饭店打烊也未见他的踪影,走出饭店,脚下一个踉跄,摔倒在雪地里。苏城是在这个时候出现,他只对她解释说,恰巧经过。绛绿眼里有潮水涌动,咬咬牙,别过头去,说一声我没事。

那日晚上,苏城在空地上放了多烟花,他对绛绿说,姐姐,你不要难过,我会一直在你身后,你走累了,一转身就会看见我。是少年铮铮的承诺。总有一个人会是你的劫,你的痛,你心头的朱砂痔。譬如林薄年日之于宋绛绿,譬如宋绛绿之于许苏城。绛绿走到远处,转身招呼苏城赶快跟上。苏城心底有暖意,小步跑过去,口袋里的NOKIA震动起来。摸出来看是烟凉发来的短信,许苏城,凭什么你对我,想要就要想不要就不要?!苏城能想象出烟凉骄横的表情,眉头不禁蹙起来,随即关机。在回家的出租车里。绛绿打开窗户,叹出头去,外面霓红闪烁,班驳了眼。她嘴角旋起笑,像是深夜里凌空绽放的烟花。

绛绿想,这一切到底已结束还是刚开始?绛绿到家后与父亲简短问候,变回房休息。倚靠着窗框环顾四周,屋内陈设没有大变动,无灰无尘,定是有人天天打扫。绛绿看着这些,恍惚间觉得自己似乎从未离开过。从未遭遇过一个叫林薄年的男子。Chapter 3绛绿逐渐回忆起与薄年逐渐熟稔的时光。特地选一些难题去问他;特地给他电影入场券,借口说只是朋友送的;每逢过节,总会送一点精心挑选的小礼物。薄生始终保持有善的距离。

苏城打趣说,哎呀,有人春心萌动。绛绿扔过去一个白眼。却每天依旧从父亲那旁敲侧击关于薄生的点滴。薄年生日。绛绿特地为他做便当。守在他宿舍楼下。夜凉如水,绛绿踮脚踩着路灯下自己的影子,如同惶恐的孩子。她对着影子一遍遍的练习微笑练习那句百转千回的句子,薄年,让我们在一起试试看,好么。是在这时,有人拍她肩膀,怎么还回家。绛绿看到薄年略显疲惫的脸,知道他除了上课时间,一直都在打工,是独立且坚强的人。

有时,绛绿会想,若是薄年有较好的出生,一定会是让人侧面仰望的男子。绛绿璀璨的笑,递过饭盒,薄年,让我们一起试试看,好么。好象拼尽全身力气说出这句话,绛绿握紧拳头的手有些微微颤抖。她仰头注视薄年,在等待他的答复,等一个翻手让她笑覆手让她哭的答复。薄年接过饭盒,只一句,我饿了。于是匆忙的吃。绛绿让他慢些吃,当心噎着,自己提着裙子匆忙跑到小卖部去给他买水。耳边有风呼呼掠过,她蓦地想起一句话: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,是燕在梁间呢喃,你是爱,是暖,是希望,你是人间的四月天。薄年只是给了绛绿一个摸棱两可的答复。他说,绛绿,你与我一起,注定要辛苦。

绛绿环住他的腰,低声说一句,我不怕的,薄年。至此,关系日渐笃定。渐渐的,有如刀刃般的流言蜚语传来。薄年的舍友不怀好意的说,薄年其实有女朋友的哦。绛绿漫不经心的感谢他们提醒,一转身,却也开始害怕。薄年从始至终都未给她承诺,一直是她自己在付出。少年时候的爱情,总是需要时刻黏在一起方有安全感,总是需要对方一句句甜软的话来让自己心安,说到底,无非就是对自己的不自信。绛绿开始留意起薄年的一天日程。

也会在周末的时候悄悄跟在他身后,如同一个怕丈夫搞外遇的妻子一般。然,薄年始终一人。绛绿开始责怪自己,连起码的信任也不给予他。那年寒假。天气阴冷,周遭却是过年喜庆的气氛。薄年打算回家乡小镇过年。绛绿去车站送行。薄年只是淡淡一句,好好照顾自己。变跨上火车,没有回头。第二天,绛绿瞒了家里,坐上南下的火车去寻找薄年。想去看看他所描述的好象水墨画一样的小镇。因是客运高峰期间,自是没有座位。绛绿与一帮民工挤在拥挤的车厢里,闻着腥臭的汗味,心里却是欢喜的。她为了爱情,做了一场奔赴。后来,绛绿回想起来,宁愿从未踏足过这个小镇,这样便不会看见薄年同另一个女生亲密的样子。那天是大年初一,有细密的小雪。绛绿风尘仆仆的下了火车。

握着打听来的地址仔细的寻过去。却在一转头的时候,看见河对岸穿羽绒衣的薄年小心翼翼的拥着一个女孩,女孩如同白瓷一样的脸上,洋溢着笑。她听到女生嗲嗲的喊他,薄年我冷。薄年只是爱怜的拂去她肩头的雪,眼里是绛绿从未见过的怜惜。他们仿佛双生,像是一副画中的主角,而绛绿注定沦为配角。绛绿没有停下脚步,继续往前走,只是被捏的发热的写着地址纸,被风一吹,就这么散了。咫尺天涯。绛绿找了一家旅馆,给苏城打去电话,让他来接他,告诉他自己已没有力气回家。苏城是两天后的黄昏到的。

绛绿正在旅馆楼下狼吞虎咽的吃饭,听到有人宠溺的喊她,憋了几天的泪水终于哗啦啦流下来。苏城发来短信,把绛绿从记忆里拉了出来。翻出来,白底黑字,他说,绛绿,执着是好,执迷就不好了。我不想看到你这样累。绛绿躺在温暖的床上,若不是当年自己任性,逼父亲以前途威胁薄年,那么薄年是不是也不会就此失了踪影。一再任性的一直都是自己。薄年离开这一年,自己始终在寻找他,可是连自己都不知道,寻到了他,还有什么意义。倦意一波波的涌过来,只觉走了那么久,终于能沉下心来睡一觉。

绛绿恍惚回到儿时,母亲总是操一口吴侬软语对她说,囡囡乖,睡一觉,起来后会发现什么事情都在好转。Chapter 4生活终究继续。绛绿已经不同前几年那样任性,开始逐渐明白,生活都是各自的,谁离开谁还是得过日子。绛绿收拾好过往的心情重返原来的学校,复读高三,与苏城同班。第一次听到季烟凉的名字,是在周一的晨会上。千余名学生站在操场上,听着校长千篇一律的讲话,无非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云云。突然,话筒出现故障,校长站在司令台上不耐烦的拍着话筒,一边示意底下的同学安静安静。

显然不起作用,大家散漫的站在操场上闲聊。喇叭里出现一把清亮的女声。她说,许苏城,我爱你。我只爱你。不管你爱不爱我,我都爱你。祝你生日快乐。操场上像是突然被真空,缺了人声,许久,如海潮一般的议论声铺天盖地蔓延开来。绛绿站在队伍的最后一排,看着脚前方被太阳晒的发亮的地,嘴角噙起一抹笑。转头看事件男主角苏城,他蹙起眉,一脸的无辜。

有女生在说,一定是季烟凉,只有她胆子大的翻了天,敢做这等事。然后是一帮女生夹杂羡慕和嫉妒的笑声。绛绿拍拍苏城的肩膀,喂,那个对你火辣辣告白的女生是谁呀。苏城咬牙切齿,一个疯子。绛绿似笑非笑。苏城只觉得头皮发麻,于是道出所有,不过是一时贪玩就同烟凉一起,后来发觉,玩玩也没意思,于是分手。绛绿拍他的头,你就是不安分的主。苏城无奈的说,绛绿,我承受不起她这样热烈的感情。会把我弄死的。所以我只有及早退场。

此时的季烟凉站在天台顶。她反复读着昨晚苏城发来的短信,他说,我爱的从来始终依旧只有宋绛绿。她稳定情绪,啪啪的翻着请人调查来的绛绿的档案,成绩不过中上游,却是期刊杂志写手,照片上黑衣黑裤的模样略显憔悴。有风灌进烟凉的白衬衫,像是一展翅欲飞的蝴蝶。她突然想起自己很喜欢的一个杂志写手,同绛绿相同的气质,她曾说过一句话,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。烟凉咧开嘴笑,苏城果然是有眼光。烟凉硬生生的把眼泪困在眼里。

烟凉是在学校小路上拦截绛绿。她横挡一只手在她面前,简单有力的说一句,有事找你谈谈。绛绿的眉毛皱成一条线,然后抬头看见女生沐在暗处的脸,极短的头发,两个大圆形耳环,罩一件开衫,突然觉得有点眼熟,记不起在哪里见过。绛绿心下已明白几分,眉头慢慢舒展,嘴角扬起笑,你是季烟凉。比我想象中要好。烟凉点头,轻声细雨的笑起来,我也仰慕你文才。常在杂志上关注你的文字。想不到苏城爱的人竟然是你,我心服口服。绛绿觉得人与人相处是需要磁场的,自己初初见面就喜欢烟凉的坦率,不像一般高中女生那样做作。

烟凉说,不过,我还是会争取苏城的。她说这话时,眼睛亮的好象北斗星。如同一台老式放映机,时光倒退,绛绿那时也曾无畏的对薄年说,不管怎样,我都会争取你。烟凉垂下头,绛绿,你帮帮我,好么。绛绿点头。苏城没有料到自己的生日宴会,绛绿会把烟凉带来。苏城只是冷着脸对烟凉淡淡说几句。烟凉拉着绛绿的手,一杯杯的喝酒。脸色酡红,突然的她跳起来,食指戳着绛绿的鼻子,歇斯底里的说,为什么我喜欢的人你都要横插一脚。

绛绿愕然。苏城听到这话,跑过来,拉住烟凉的手,厉声道,你发什么疯。烟凉泪眼朦胧的说,都是宋绛绿……还未等她说完,苏城就吻了上去。烟凉像是突然惊醒一般,整个人呆楞在那里。绛绿回想刚刚烟凉说的话,许是她酒后胡言乱语,变也没有多想,提前离开宴会。她怎么会不知道苏城对自己的喜欢呢,可是,有时候装做不知道,可能对谁都好。自那日后苏城正式确定与烟凉关系。烟凉像是得到糖果的孩子一样手舞足蹈。绛绿嘱苏城好好珍惜烟凉,她是个好女孩。苏城只是冷笑,回想起先前烟凉趴在他耳边说,许苏城,若你不同我一起,我变把薄年哥哥的事全都抖给姐姐听哦。烟凉像巫婆一样笑奸诈,她早就已经掐准了苏城的软肋,他不会说不好。绛绿拿手在他眼前晃晃,苏城回过神来,淡淡一笑,我知道了,只是,绛绿,你要当心烟凉,她并非你想象中那样简单。

烟凉是在这时走进来的。绛绿不知她有没听到苏城刚刚那番话,只觉得烟凉脸上有眼泪流过的痕迹。Chapter 5绛绿与烟凉的感情日渐深笃。两人剪同样的发形,戴同样的耳环,穿同样的衣服,笑起来眉眼弯弯,明朗的好象从未受过伤害。天台的风吹的有些凉,头顶是几朵散淡的云。烟凉趴在栏杆上,绛绿,苏城他那样爱你。绛绿回过头,烟凉细碎的刘海盖在眼前,看不清悲喜。烟凉像是喃喃,第一次见到苏城,是在步行街,他像是一头困兽一样发着寻人海报。你刚离开的那段时间,他一直在找你。我走过去,说我帮你好么。他垂下头,说不用。他说,他爱你是他一个人的事情。绛绿,可能就是因为他这句话,我也选择和他同样的姿态来爱他。烟凉说,我现在已经满足,能陪伴在他左右。

绛绿的心里有温暖的风掠过。谁都没有想到,烟凉与苏城维持的表面和平,终于在某一天早上全面崩溃。绛绿与烟凉说笑着,咬着糯米糕边走边吃,有鸽群扑扇着翅膀簌簌的起飞。苏城是以一个强硬的姿态站在他们面前,一把拽过绛绿的手,把她护在身后。烟凉面容渐渐僵硬,小心翼翼的问,怎么了?苏城凌厉的目光如一把刀刻在烟凉心上,他用力把几张照片甩到烟凉脸上,用手捏起她的脸,你让我同你一起我已经答应。为什么你还要把人家以前的伤疤揭开来!并且卑鄙到把照片复印班里同学人手一份,你让绛绿以后如何生活!

糯米糕卡在喉咙口,烟凉像是被掐住脖子一样,失了言语。她知道,不管自己如何做,苏城的心里始终没有自己的位置,甚至把她当作手段毒辣的女生。低头看那些照片,叙述着谁都在努力忘记的绛绿与薄年的过往。绛绿跪在地上拉着薄年的腿,神情绝望。还有一张照片,绛绿从背后拥住薄年,薄年却欲挣脱。站在苏城身后的绛绿整个人像是被扔入冰库,回想起那时,明知道薄年不爱自己,却任性的想得到他,于是放下身段,与他吵与他闹,搞的沸沸扬扬。薄年最后对绛绿说的话是,对不起,我承受不了如此热烈的爱。

后来,他突然凭空消失,像是光天化日下蒸发的水滴。绛绿捡起照片,慢慢的往远处走。正直上班高峰期,街道上一片拥挤忙碌。绛绿恍惚看到马路对面酷似薄年的男生的影子一晃而过。待她追过去,早已经没了踪影。绛绿把脸埋在手臂里,哭了。夜色阑珊时,整个城市像是裹着五颜六色的糖纸,色彩斑斓。绛绿已经逐渐平缓过来,慢慢的去了之前与薄年去过的地方,想到过往的自己对待感情这般炙烈与决绝,想到以前看到的一句话,我们还年轻,我们还不会爱。是在这时收到烟凉的短信,她说,绛绿,我在上岛咖啡等你。绛绿到底还是去了上岛。虽然苏城千叮咛万嘱咐,不要相信烟凉,她所做的事情都是有目的的。

绛绿不知道这次把照片公布是否与烟凉有关,但她知道,烟凉是那样爱苏城,是坦荡的姑娘。烟凉坐在靠窗的位置。看见绛绿过来,冲她招手。开头第一句就是,绛绿姐,照片的事情与我无关,虽然我确实认识林薄年。已经多久,林薄年的名字小心翼翼的被她放在心里最深的位置,如今已经落满了灰,如今再听到,依旧让绛绿耳聋目盲。烟凉与绛绿纷纷陷入过往的回忆里。风起云涌。烟凉与薄年自小生活在一个镇子上。自小跟在他身后,喊他哥哥。绛绿对薄年飞峨扑火的爱情,烟凉也是知道的。那时,薄年皱着眉毛对她说自己教授的女儿倾心自己,为自己所做的种种,烟凉当时只想,这是多么勇敢的女孩。绛绿想起那年,自己跋涉去寻找薄年,却见他拥着一个女孩,现在想来,就是烟凉。

她较之几年前,五官更加的有菱角。那年下大雪,纷纷扬扬,像是一张害了伤寒的脸,一如薄年的阴霾的心情。他对烟凉说,自己一直崇拜的教授,竟然为了女儿的感情,对他说若是他愿意照顾绛绿,那么以后变可保证他平步青云。薄年到底是心性高的少年,自信自己能闯出一片天地,断然拒绝了教授的请求。绛绿是任性女生,从小想要得到的变能得到,如今横空冒出来一个林薄年,她卑微至此,却是换来他冰冷的话。他的话如刀一样插入她的心脏,宋绛绿,我的将来不想被别人掌控。你可以去寻找更好的男子来匹配你。直到他离开,绛绿才知道,他是风,捕风不过是一场空。烟凉把脸埋在手掌里,当初我对苏城说,只要他同意与我一起,我变不告诉你薄年的下落。其实你们家人都知道薄年下落,但是不想让你伤心,变都隐瞒你。但是照片真的不是我发的。绛绿覆上她的手,看着外面突然下起的细密小雨,我相信你。烟凉问绛绿,你还喜欢薄年么。

绛绿觉得心里好象突然空荡荡一片,有风呼啸而过的声音,她听到自己铿锵的声音,不是喜欢,是爱。这句话,扎的烟凉心里一阵阵的疼。她终于决定告诉绛绿,薄年离开后,遭遇了一场车祸,遗忘了很多事情。也终止了学业。绛绿听到自己心里的声音似乎在指引她,告诉她一定要找到薄年。薄年是横亘在她喉咙里的鱼刺。是她心口的朱砂痔。无论时光行走多远,薄年是绛绿心上无论如何都带不走的那个人。Chapter 6绛绿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见到薄年。她按着烟凉给的地址,寻过来。是城市里底层的居住区,狭长弄堂,老远变能听到妇女家常里短的闲聊,处处充满市井味。绛绿坐在薄年的门口等他。

暮色逐渐的沉静下来,她环抱着双腿,隐藏在黑暗中。听到自行车的声音,抬起头,看见薄年修长的侧影。她听到自己颤抖着略带哭声的声音,薄年?薄年停好车,拿着打火机,微弱的灯光使他看清眼前的女孩,刘海盖住脸,羸弱的样子。他试探的问,你是谁?绛绿只觉得胸腔中像是海浪翻滚。这一年,她去了他曾经去过的城市,殊料,他却一直在离她最近的位置,过着对过往一无所知的生活。她恢复镇定,走过去,握着他的手说,薄年,我是绛绿,你以前的女朋友。我终于找到你。于是上前拥抱了他。那天,薄年将信将疑的把绛绿请进屋,不大的空间,却相当的整洁,一览无余。薄年煮了两碗面,两人在灯下呼哧呼哧的吃。氤氲的雾气里,绛绿的眼泪掉进面碗里,她慌乱的抹抹自己的脸。

她说,薄年你瘦了。薄年望着她,眼睛有白茫茫的雾气,我以前是怎样的。绛绿拉着他的手坐下来看电视,两人像是夫妻一般。她缓慢的对他说,他们以前很相爱。后来有一天他走了,像是汇入大海的水,没了踪影,于是自己变整整一年都在寻找他。她把他们以前相恋的细节都告诉他,他们一同放眼花,他们同吃一碗面,他为她跑遍整个城市买她喜欢的东西……他们如此相亲相爱。说着说着,绛绿也为自己杜撰的情节落了泪,仿佛他们以前真的如此,没有互相伤害。薄年把她揽入怀里,安稳的气息铺天盖地的袭击了绛绿。宋绛绿再一次失踪,没有人知道她去哪里。她只给家里留了便条,我去完成我想做的事情。

这段失踪的日子,绛绿日日与薄年呆在一起。白天,薄年去工作,她变给他洗衣服做饭,绛绿有一瞬间都会笑出来,幸福的感觉溢满了胸腔。晚上两人拖手去逛街,薄年给她买喜欢的大嘴猴玩偶。绛绿同薄年路过市中心,看到橱窗里反射出来他们挽着手臂笑的灿烂如向日葵的样子,差点骗了自己他们真的很早以前就相爱。绛绿有时也会有那么一点点自私的想,薄年失忆也并非什么坏事情。薄年也会像绛绿打听以前的事情,绛绿总是敷衍的答过,有时撒娇的在他的怀抱里,点着他的鼻子说,以前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现在大家开心呀。

薄年抱着绛绿,看着窗外夜色朦胧的天,说,绛绿,我知道你对我好,但是,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在欺骗你,你会怎样。绛绿猛的抬头,用手轻轻抚平他微蹙的眉。她轻轻的说了一句,薄年,就算如今我和你靠的那么近,我依旧觉得我们像是隔了一堵墙,我始终在你的生活之外。不知是什么日子,外面有烟花绽放,薄年轻轻的叹一气。在空气里缱绻成忧伤的姿态。Chapter 7烟凉收到绛绿发来的短信时,正好在医院陪着骨折的苏城。绛绿说,烟凉,谢谢你。我同薄年打算去另外一个城市,过别的生活。等一切安顿下来,会和父母解释。请暂时帮我隐瞒。烟凉回短信,一路顺风。烟凉承认,自己嫉妒绛绿,但也喜欢她,因为没有女生比她美好比她勇敢。已经是午夜,烟凉起身关窗,看着睡梦中依旧皱眉头的苏城,心里有冷风过境的声音。烟凉握紧拳头想,如今绛绿要离开了,那么,自己陪在苏城左右,虽然取代不了绛绿,至少能让他有一点点的依赖吧。

曾经,烟凉想过自己可以加倍努力待苏城好,换取在他心里的一席之地,可是直到那天,她才明白,有些人永远不可取代。那段日子,因照片风波,烟凉与苏城已经逐渐疏远。而绛绿又恰巧在这时再次不见了踪影,苏城把一切归结到烟凉头上。烟凉自是咬紧口风,只说不知道绛绿下落。苏城如同一只濒临崩溃的野兽,一把钳住烟凉的手,铺天盖地的吻了上去,烟凉的眼泪掉在风里,她推开他,低声说,苏城,请不要为难我,绛绿有意不让你们知道,定有她的安排。烟凉没想到,几天后,流言如纸片般传来,说是许苏城动用了一切关系,把那个公布照片的人找到了。嚼舌根的人说,哎呦,看不出苏城和绛绿真是青梅竹马感情深噢。说罢暧昧的笑了。

烟凉正巧在喝可乐,于是不动声色的把可乐倒在了女生头上。女生的大脑片刻缺氧,随后变没命的喊叫起来。烟凉眼神凌厉的笑,以后说话注意点。她打听到,原来传播照片,是隔壁班的男生,因暗恋绛绿无果,遂用此招。她又打听到,苏城约了这个男生,扬言要给他点教训。烟凉赶到现场时,苏城已经同人打开了,一对四,就算拼了命的打,也始终落了下风。烟凉捂着嘴,心一点点的沉了下去,她想起苏城说我不会让人伤害绛绿时的眼神,终于知道,她始终没有机会。Chapter 8烟凉去水房给苏城打水。她看了看外面晴好的天,又看了看手表,想现在绛绿与薄年应该到达目的地了吧。她对着阳光笑容有些苍白。

烟凉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是不是成全了绛绿对薄年的爱。只是她知道,她起初的目的和动机并不纯正。她只想让绛绿远离苏城的世界而已。于是找到了薄年,告诉他假装失忆,然后与绛绿一起。整出故事中,谁都忽略了,薄年对烟凉的爱。在漫长的青春期里,薄年身后始终跟了一个叫烟凉的姑娘。薄年努力念书的初衷,无非是想让烟凉过好一点更好一点的生活。因为她清晰的记得,烟凉说我以后要买名牌时那种炙热的眼神。当绛绿的父亲提出只要他与绛绿一起,就能保证他日后前程时,他断然拒绝,若是这样做,他会看不起自己,烟凉更会看不起他。于是他离开学校,遭遇车祸,好在伤痊愈的很快。后来,烟凉告诉他,自己爱上了一个男生,不同于对薄年的依赖,是一种惊心动魄。

薄年答应烟凉替她演这出戏。他想让她的爱情圆满。烟凉转过身来的时候,看到风尘仆仆的绛绿,她张了张嘴说,我还是回来了。绛绿与薄年天未亮时就赶到火车站,东方天空露出惨白的光线。绛绿握着薄年的手,她说,薄年,有些话你不愿意说我不会勉强。我会和你一起离开。成全你想要成全的人。绛绿说这话时语气柔和,带有淡淡的悲伤。薄年不知道,绛绿在整理房间时,无意看到了他的日志,他与烟凉的计划。薄年抽出被绛绿握着的手,说一句对不起。他说,绛绿,我以后会遭遇很多场爱情,但是,再也没有人会像你那样爱我。我也再也不会像爱烟凉那样爱别人。火车带走了薄年。

他叮嘱她,好好爱自己。没有什么比爱自己更重要。辜负自己才是辜负。绛绿与烟凉说完了这些,烟凉走过来拥抱了她。心里有石头落地的钝重声。她突然明白,爱情里不存在成全不成全,努力不努力的问题。只有第一眼碰对了感觉,那才是爱。而她与苏城,注定殊途。尾声。烟凉离开了。苏城康复了。他与绛绿还是保持着好朋友的距离。他们谁都小心翼翼不提级过往,把它当作冗长的梦,一切都将重新开始。绛绿明白了,执着是好,执迷就太伤筋动骨了。爱上一个新的人,发展一段新的故事,或许并不难。

图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