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感圣地

往事不堪回首,敬岁月一杯酒。

爱无尽头

张和是长我七八岁的一个“忘年”的朋友。从部队转业十多年了,仍保持着军人的习惯。早晨出操,晚上学习,工余时间打打球,一幅很充实的样子。这种精神状态,我原以为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,妻贤子孝,人生得意。出乎意料的是,他没有结过婚,一直独身一人。

我们相熟后,他陆陆续续地告诉了我关于他的一些事情。当所有的片段整理在一起的时候,才发现那是一种虽然平平常常却使人感概万千的故事。在家中,张和是独生子。由于酷爱军旅生活,十八岁那年,他执拗地到南疆去戍守边防。那个哨所在崇山峻岭之间,溪水淙淙,树林郁郁苍苍。

天空明净湛蓝,飘浮着朵朵白云,仿佛伸手可掬。张和第一次探索亲时候,乡邻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,叫李惠,人长得不算漂亮,但是端庄清秀的脸庞,平和含情的双眸,一身打扮爽快、干净,是使人过目不忘的那种女人。张和给李惠讲述了戍边的生活,李惠听完说,你们的生活好象神仙们过的日子,你是不是很喜爱那个地方呢?

张和点点头,告诉李惠,他们家不富裕,母亲身体不结实,可能过不上“神仙”那样的生活。可李惠说,好日子并不一定是富裕。她最向往的是有梁祝、白素贞许仙那样的爱情,她希望有机会去哨所长长见识,去见一见高山和溪水。从此张和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。他帮助老乡收割稻谷,帮助战友放哨值班,事事都努力做好。他告诉我有一次,他和老乡一起到小河里打鱼,老乡唱着渔歌,两手抓住鱼网,向空中高高一抖,迎着和煦的阳光,网飘向天空,又慢慢地沉向水中。

一袋烟的工夫,收上的网里满满一桶活蹦乱跳的鱼儿。老乡那种满足的笑容,深深打动了张和。那时他想,什么时候能和李惠过上这样男耕女织的日子啊。第二次探家,张和处在深深的悲伤与感激之中。母亲病逝了,父亲告诉张和,母亲得病的这些日子多亏了李惠姑娘,没有过门,就一把屎、一把尿地伺侯着,像亲女儿一样,难为了李惠呀。

这姑娘真是百里挑一,千里挑一呀,父亲叮咛张和,以后千万要好好对待李惠。一个月朗风轻的晚上,两个人依偎在一起,诉说着苦苦的思念。张和对李惠说,我退伍吧!为了父亲和你。李惠说,不要这样,部队没有让你转业,为了媳妇让人笑话,在部队好好干吧。

父亲这儿就不要多想了,有我呢,啊!那些话语,那种语气,像在安慰,又像在命令,不能不听,一生也忘不掉。张和说,李惠,遇上你,是天赐的姻缘,我一辈子喜欢你,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!但是半年后,张和突然听说李惠嫁人了。那是在张和转业前的事。

父亲告诉张和,夏收后,李惠拉着一车小麦,走在坑坑洼洼的路上,车翻到沟里,李惠摔折了腿。父亲说着,老泪纵横。父亲拿出一封信,信的大概意思是:张和,我的哥哥,从见到你的那一天,就想伴你走过一生,和你实实在在的过上好日子。可是,我现在拄上拐杖,而伯父已经年老,需要人照顾,我思前想后,还是不要拖累你。张和,我的心上人,忘记我吧,望你再找到一位知心的伴侣。父亲告诉张和,李惠嫁了一个有残疾的男人,日子过得很苦。

张和那时木然地坐在椅子上,一瞬间脑子仿佛停止了转动,失去了知觉。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太大了,他是一门心思、满心欢喜回来让李惠做他的新娘的啊。日月轮回,岁月更替,张和一个人走过了十几年。他知道李惠一家的生活,尽可能帮助他们,为孩子交学费,为一家人夏种秋收。不管别人评说,他一个人总是默默地做着该做的一切。不少人给他介绍对象,他提不起兴趣,也找不到感觉,总是淡淡地一口回绝。我曾问他,一个人心里不苦吗?

他平静地说,实实在在地爱过,不寂寞,也不苦。那一段美好的情感,别人也许一辈子也得不到,很知足了。我想,深深地爱过一次,让他付出了生命中所有的情感。爱让张和的生命而富有,这种爱,延绵不绝,直到永远……

图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点赞
  1. 所谓说道:

    为守护我们的人鼓掌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